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止堂

春风诵罢茶烟散,齿颊犹存上古香

 
 
 

日志

 
 

【电台少儿节目讲稿】读《对韵》知典故(33)  

2015-08-13 21:53:07|  分类: 藏经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笠翁对韵》  六麻  

雷对电,雾对霞。蚁阵对蜂衙。寄梅对怀橘,酿酒对烹茶。宜男草,益母花,杨柳对蒹葭。班姬辞帝辇,蔡琰泣胡笳。舞榭歌楼千万尺,竹篱茅舍两三家。珊枕半床,月明时梦飞塞外;银筝一奏,花落处人在天涯。

【蚁阵对蜂衙】蚂蚁排阵而战。引申为争强斗胜。蜂早晚定时的聚集,如下属参谒长官于衙中,故称为蜂衙。

【寄梅】南朝宋陆凯寄梅给好友范晔。本典出自南朝?宋?盛弘之《荆州记》。相传宋朝陆凯与范晔友好,范晔在长安做官,而陆凯在江南,两人很难见面。北方四季分明,但江南却不这样。有一年北方梅花盛开的时候,陆凯通过驿使将一枝梅花寄给了范晔,给好友报告了春天将要到来的这一好消息。并赠诗云:“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怀橘】陆绩怀橘遗亲的故事。是二十四孝故事之一。陆绩,三国时期吴国吴县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六岁时,随父亲陆康到九江谒见袁术,袁术拿出橘子招待,陆绩往怀里藏了两个橘子。临行,橘子滚落地上,袁术嘲笑道:“陆郎来我家作客,走的时候还要怀藏主人的橘子吗?”陆绩回答说:“母亲喜欢吃橘子,我想拿回去给母亲尝尝。”袁术见他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顺母亲,十分惊奇。陆绩成年后,博学多识,通晓天文、历算曾作《浑天图》,注《易经》,撰写《太玄经注》。

【班姬辞帝辇】汉成帝游后苑,命班婕妤同辇,但是班婕妤却拒绝了汉成帝。

班婕妤是汉成帝的后妃,在赵飞燕入宫前,汉成帝对她最为宠幸。班婕妤在后宫中的贤德是有口皆碑的。当初汉成帝为她的美艳及风韵所吸引,天天同她腻在一起,班婕妤的文学造诣极高,尤其熟悉史事,常常能引经据典,开导汉成帝内心的积郁。班婕妤又擅长音律,常使汉成帝在丝竹声中,进入忘我的境界,对汉成帝而言,班婕妤不止是他的侍妾,她多方面的才情,使汉成帝把她放在亦妻亦友的地位。汉朝时期,皇帝在宫苑巡游,常乘坐一种豪华的车子,绫罗为帷幕,锦褥为坐垫,两个人在前面拖着走,称为“辇”;至如皇后妃嫔所乘坐的车子,则仅有一人牵挽。汉成帝为了能够与班婕妤形影不离,特别命人制作了一辆较大的辇车,以便同车出游,但却遭到班婕妤的拒绝,她说:“看古代留下的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夏、商、周三代的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坐,最后竟然落到国亡毁身的境地,我如果和你同车出进,那就跟他们很相似了,能不令人凛然而惊吗?”(原句是: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汉成帝认为她言之成理,同辇出游的意念只好暂时作罢,当时王太后听到班婕妤以理制情,不与皇帝同车出游,非常欣赏,

【蔡琰泣胡笳】蔡琰,字文姬。东汉陈留圉人,东汉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初嫁于卫仲道,丈夫死去而回到自己家里,后值因匈奴入侵,蔡琰被匈奴掳走,嫁给左贤王刘豹,并生育了两个儿子。十二年后,曹操统一北方,用重金将蔡琰赎回,并将其嫁给董祀。蔡琰同时擅长文学、音乐、书法。《隋书?经籍志》著录有《蔡文姬集》一卷,但已经失传。现在能看到的蔡文姬作品只有《悲愤诗》二首和《胡笳十八拍》。

才女蔡文姬,在汉末战乱中被掳匈奴,为左贤王妻。曹操平定中原,因蔡文姬为故友蔡伯喈之女,又有修史才能,故派使者董祀、周近前往迎归。时左贤王已死,匈奴王慑于曹操军威,同意放归,唯坚持匈奴习俗,子女不得随往。文姬爱子情深,不忍独返,欲与子女同归。周近以军威相胁匈奴王,反激匈奴王怒,几成僵局。董祀有理有节,文姬深明大义,忍痛离别子女独归。文姬归汉,途中作《胡笳十八拍》以抒悲怀。周近见曹操复命,反诬董祀有失大国尊严,对匈奴卑躬屈膝。曹操片面听信,欲罪董祀。文姬面见曹操,陈述原委,为董祀辩罪,并奏《胡笳十八拍》,痛述战乱忧民之悲,求两地和好。终得曹操明鉴,中原匈奴立约求好相处,董祀无罪,并赐婚与文姬成亲。


圆对缺,正对斜。笑语对咨嗟。沈腰对潘鬓,孟笋对卢茶。百舌鸟,两头蛇,帝里对仙家。尧仁敷率土,舜德被流沙。桥上授书曾纳履,壁间题句已笼纱。远塞迢迢,露碛风沙何可极;长沙渺渺,雪涛烟浪信无涯。

【咨嗟】1.赞叹。《楚辞?天问》:“何亲揆发 ,定周之命以咨嗟?” 王逸注:“咨嗟,叹而美之也。”《南史?张绪传》 :“ 刘悛之为益州 ,献蜀柳数枝…… 武帝以植於太昌灵和殿前,常赏玩咨嗟。” 宋 欧阳修 《赠无为军李道士》诗:“ 李师琴纹如卧蛇,一弹使我三咨嗟。” 王闿运 《曾孝子碑文》:“学士大夫高尚其道,负贩佣嫗咨嗟其行。”

2.叹息。 汉 焦赣 《易林?离之升》 :“车伤牛罢,日暮咨嗟。” 唐 吴兢 《乐府古题要解?雁门太守行》 :“﹝ 王涣 ﹞病卒,老少咨嗟,奠酬以千数。” 明 刘若愚 《酌中志?正监蒙难纪实》 :“是时,高公已居林下,颇为咨嗟,然已无可奈何。”

【沈腰对潘鬓】沈腰:南朝梁文学家沈约,字休文,体弱多病,腰肢纤弱。

沈约瘦腰:沈约从少年时代起就很用功读书,白天读的书,夜间一定要温习。他母亲担心他的身体支持不了这样刻苦的学习,常常减少他的灯油,早早撤去供他取暖的火。青年时期的沈约,已经“博通群籍”,写得一手好文章,并且对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从二十几岁的时候起,用了整整二十年时间,终于写成一部晋史。可惜,这部晋史没有能够流传下来。 沈约暮年,身体消瘦。著名词人李煜词中有“沈腰潘鬓消磨”一句,指的便是沈约。后来,明代诗人夏完淳也有“酒杯千古思陶令,腰带三围恨沈郎”之诗句,这个细腰男子指的也即沈约。

潘鬓:晋文学家潘岳,由于屡遭不幸,身体早衰,在《秋兴赋》中,他曾说自己三十二岁“始见二毛(斑白的头发,常用于指老年人)”,又说“班鬓承弁”,“素发垂领”。曰潘岳自伤,两鬓早白。

【孟笋对卢茶】孟笋:孟宗母病中喜吃笋,因时节正值冬季无笋可取,宗入竹林悲泣哀叹,笋竟为之而生。后人遂用来形容人子事亲尽孝,至诚感天,并将之列入二十四孝中。亦作孟宗哭竹﹑哭竹生笋。

卢茶:讲的是嗜茶成癖的唐代诗人卢同。卢同(约795-835),生年不详,但据贾岛的《哭卢同》句:「平生四十年,惟着白布衣。」可知他死时年仅四十岁(死于公元835年的甘露之变),据此逆推卢同约生于唐德宗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卢同自号玉川子,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年轻时家境清寒,刻苦读书,隐居少室山,无意仕途,朝廷两度召为谏议大夫,均辞而不就。卢同寓居洛阳时,韩愈为河南令,对其文采极为赏识而礼遇之。元和年间,卢同尝作一千六百余言的《月蚀诗》讥讽当朝权宦,此诗虽得韩愈称许,却也因而得罪了权宦,酿成日后不幸的后果。有《玉川子诗集》一卷传世,由此诗集中,可以看出他个性分明和悲天悯人的襟怀。卢同好茶成癖,诗风浪漫,他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传唱千年而不衰,其中的“七碗”之吟,最烩炙人口:“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百舌鸟】鸟名。又名乌鸫(音东),反舌。益鸟。喙尖,毛色黑黄相杂,鸣声圆滑。《礼记?月令》“﹝仲夏之月﹞反舌无声”汉郑玄注:“反舌,百舌鸟。”阿英《花鸟争奇》 :“百舌鸟挺身而应:‘我凤凰王居牡丹之先,何害?’”

【两头蛇】见肴韵“断蛇”句注。“断蛇埋地称孙叔,渡蚁作桥识宋郊。”

【帝里】犹言帝乡,指上帝所居之处。

【尧仁敷率土,舜德被流沙】都是对尧舜的称颂。敷率土,是说遍及所有的地方。流沙,古人指中国以西极远的地区。

【桥上授书曾纳履】传说张良年青时曾遇到一位坐在下邳圯(音移)桥上的老人,命他到桥下去取失落的鞋,张良恭恭敬敬地做了这件事,老人很高兴,曰孺子可教也,就授予他三卷兵书,并说自己就是黄石公。纳履,穿鞋。

张良曾经闲暇时候在下邳县桥上散布游玩,有一个老翁,穿着麻布衣服,走到张良所在的地方,把自己的鞋子扔到桥下面,回头对张良说:“小子,下去把我的鞋子取上来!”张良很惊愕,想打他。看他年老,强行忍住了,下去取回了鞋子。老翁又说:“给我穿上!”张良已经替他取回了鞋子,也就跪下给他穿上。老翁伸着脚让张良给他穿上以后,大笑着走了。张良非常惊奇,目送老翁很远。老翁走了大约一里路,又回来,说:“小子可以教诲。五天后黎明,与我在此相会。”张良更加奇怪,跪在地上说: “好。”五天后黎明,张良就来了。老翁已经先到了,大怒说:“和老人约定会面,却比我后到,为什么呢?”又走了,并说: “五天后早来。”五天后鸡刚一啼鸣,张良又来了。老翁又先到了,又大怒说:“又晚来,为什么?”又走了,说: “五天后要早来。”五天后,张良不到半夜就来了。过了一会,老翁也到了,高兴的说:“应该像这样。”拿出一本书,说:“读这本书就能作皇帝的老师。十年后你将会发达。十三年后你会在济北见到我,谷城山下的黄石就是我。”然后离去,没有再说别的话,再也没有出现。天明以后张良看这本书,原来是《太公兵法》。

【壁间题句已笼纱】唐代王播少孤贫,客居扬州惠招寺木兰院,随僧斋食,为诸僧所不礼。后播显贵重游旧地,见昔日在该寺壁上所题诗句,僧已用碧纱盖护,因题曰:“上堂已散各西东,惭愧阇梨饭后钟。三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王播(759年~830年),字明扬,他祖辈是山西太原人,后来全家搬迁到了江苏扬州定居。他出生于肃宗乾元年间(758年~760年),只是父母亲不久就先后去世了;加以他家条件实在很不好,所以爱好读书的王播便只得到当地一个名叫惠昭寺木兰院的僧寮里借读。方丈和一些僧众开始还以礼相待,以为对方是个读书人,说不准哪天他发迹了,这对寺院也将会有好处。于是在寺院领导层经过内部研究之后,遂让王播吃住了下来。

该寺院就餐有一个规定,那就是一天三餐的吃饭时间都固定在寺僧敲钟之后。由于人多,这种做法不但无可厚非,而且倒也显出该寺院管理方面的一些独到经验。而王播也自然便随着那开饭的钟声,迅速放下手中的书本来"随喜"吃饭了。但时隔不久,事情却变得离奇起来。一天中午,正沉浸在读书乐趣中的王播,腹中响声不断。他知道自己早已饥肠辘辘,因为那天早晨由于身体不爽,吃得并不多,所以当时太阳都已有些偏西,他这饥饿感也就可以想见了。但只是令人奇怪的,寺院里此时居然还没有敲响开饭的钟声!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作为一个寄寓在人家屋檐下而且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在看人脸色方面还有一丝主动权外,他实在想不出也不好意思去主动问问今天到底怎么啦。于是王播就又沉浸到了书中去。他自然知道,只有把自己沉浸到书中以便学到更多的知识,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也最能得到个中的乐趣。而将来在考场上大显身手了,才最终使他脱离目前这尴尬的处境。等到王播又把书卷温习了一轮后,饿过了头的王播这时候才听到有钟声在敲响。王播兴奋极了!他比往常更为激动地一个箭步冲向了食堂。然而,食堂的情景却使他如同在寒天里被人从头到脚猛泼了一桶冷水,因为午饭早就吃过了!他惊疑而羞涩地往那些食堂师傅身上看了过去,心想,也许从他们身上会找到何以出现这种变化的蛛丝马迹吧。然而,他们那副幸灾乐祸的神态却分明在告诉王播:还想吃饭哪?你这小子,就等着吧!刹那间,王播便全明白了。他知道寺院已经厌倦他在这里吃闲饭了。他的眼睛里满是屈辱的泪水,但他还是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他狠狠地瞪了偌大的食堂一眼,当即返回住处收拾他那简单的行李,并在寺院墙壁上愤然题写了一首诗,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20多年过后,也就是在文宗大和年间(827年~835年),在官场上颇为春风得意的王播恰好被派往江苏任军政长官。一天,他忽然想到当年借住过的寺院看看,那儿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儿了。早已闻知王大人要来"视察工作"的惠昭寺木兰院寺僧们,便手忙脚乱起来,把王播当年居住过的地方修葺一新不算,寺院领导还叫人迅速把他当年愤然写下诗作的墙壁,轻轻地用拂尘掸去灰尘,然后用上好的碧纱把它覆盖起来,免得它再次受到灰尘的侵蚀。王播威严十足地来到这座曾使他奋发蹈厉的寺院时,真是百感交集。猛一抬头,他却发现自己那讽刺诗都受到这等碧纱笼罩的优待,而自己当年却吃不上一顿顺心饭,这不由得更使他感慨万千!思潮翻滚的王播命人拿来笔墨,当即连衣袖也都不卷地在原来诗作的后头续写起来,以便记录下他这先后不同遭遇的感慨。其诗云:二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而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写完此诗,觉得意犹未尽,王播便又题写了下面这首令他更为惆怅的著名诗作: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然后,他便长叹一声, 怅然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