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止堂

春风诵罢茶烟散,齿颊犹存上古香

 
 
 

日志

 
 

文公天祥诗钞之南通篇  

2013-01-06 20:59:11|  分类: 藏经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海陵

自二月十一日,海陵登舟,连日候伴,问占苦不如意。会通州六交自维扬回,有弓箭可仗,遂以孤舟,于二十一日早径发。十里惊传马在塘湾,亟回。晚乃解缆,前途吉凶,未可知也。

自海陵来向海安,分明如渡鬼门关。若将九折回车看,倦鸟何年可得还。 

 

闻马

二十一夜宿白蒲下十里,忽五更,通州下文字,驰舟而过,报吾舟云,马来,于是速张帆去,慌迫不可言。二十三日,幸达城西门锁外。越一日,闻吾舟过海安未远,即有马至县。使吾舟迟发一时,顷已为囚虏矣,危哉。

过海安未奈若何,舟人去后马临河。若非神物扶忠直,世上未应侥悻多。 

 

如皋

如皋县录有泰州朱省二者,受北命为宰。率其民诘道路,予不知而过之,既有闻,为之惊叹。

雄狐假虎之林皋,河水腥风接海涛。行客不知身世险,一窗春梦送轻舠。 

 

闻谍

予既不为制钺所容,行至通州,得谍者云:镇江府走了文相公,许浦一路有马来捉,闻之悚然为赋此。

北来追骑满江滨,那更元戎按剑嗔。不是神明扶正直,淮头何处可安身? 

 

哭金路分应

金应以笔札往来吾门二十年,性烈,而知义,不为下流。去年从予勤王,补两武资。今春时授承信郎,东南第六正将,赣州驻扎。及予使北,转三官,授江南西路兵马都监,赣州驻扎,予之北行也,人情莫不观望,仍从皆散,虽亲仆亦逃去,惟应上下相随,更历险难,奔波数千里,以为当然。盖委身以从,死生休戚,俱为一人者。至通州,住十余日矣。闰月五日,忽伏枕,命医三四,热病增剧,至十一日午气绝。予哭之痛。其殓也,以随身衣服,其棺如常,翌日葬西门雪窖边。棺之上排七小钉,又以一小板片,覆于七钉之上以为记。不敢求备者,边城无主,恐贻身后之祸。异时遇便,取其骨葬庐陵,而后死者之目可闭也,伤哉伤哉!为赋二诗,焚其墓前。

我为吾君役,而从乃主行。险夷宁异趣,休戚与同情。遇贼能无死,寻医剧不生。通州一抔土,相望泪如倾。 

明朝吾渡海,汝魄在他乡。六七年华短,三千客路长。招魂情黯黯,归骨事茫茫。有子应年长,平生不汝忘。

 

怀杨通州

江波无柰暮云阴,一片朝宗只此心。今日海头觅船去,始知百炼是精金。 

唤度江沙眼欲枯,羁臣中道落崎岖。乘船不管千金购,渔父真成大丈夫。 

范叔西来变姓名,绨袍会感故人情。而今未识春风面,倾盖江湖话一生。 

仲连义不帝西秦,拔宅逃来往海滨。我亦东去寻烟雾,扶桑影里看金轮。

 

海船

海船与江船不同。自狄难以来,从淮入浙者,必由海而通,为孔道也。由是海船发尽,适三月间,方有台州三姜船至,已为曹大监镇所雇。通州有下文字自定回,张少保恰予之以一船,亦是三月,方到岸而予适来。杨守遂以此舟送予,与曹大监俱南。向使有姜船而无张少保一舟,予不能行;有张少保而无姜船,予又无伴。不我先后,适有邂逅,殆神施鬼设而圣也。

海上多时断去舟,公来容易渡南州。予胥江上逢渔父,莫是神明遣汝否?

 

发通州

予万死一生,得至通州,幸有海船以济。闰月十七日,发城下。十八日,宿石港。同行有曹大监镇两舟,徐新班广寿一舟。舟中之人,有识予者。

孤舟渐渐脱长淮,星斗当空月照怀。今夜分明栖海角,未应便道是天涯。 

白骨丛中过一春,东将入海避风尘。姓名变尽形容改,犹有天涯相识人。 

淮水淮山阴且长,孤臣姓命寄何乡?只从海上寻归路,便是当年不死方。

 

石港

王阳真畏道,季路渐知津。山鸟唤醒客,海风吹黑人。乾坤万里梦,烟雨一年春。起看扶桑晓,红黄六六鳞。

 

卖鱼湾

卖鱼湾,去石港十五里许。是日曹大监胶舟,候潮方能退。

风起千湾浪,潮生万倾沙。春红堆蟹子,晚白结盐花。故国何时讯,扁舟到处家。狼山青几点,极目是天涯。

 

即事

宿卖鱼湾,海潮至。渔人随潮而上,买鱼者邀而即之,鱼甚平。

飘蓬一叶落天涯,潮溅青纱日未斜。好事官人无勾当,呼童上岸买青虾。

 

北海口

淮海本东海,地于东中,云南洋北洋,北洋入山东,南洋入江南。人趋江南而经北洋者,以扬子江中渚沙,为北所用。故经道于此,复转而南,盖辽绕数千里云。

沧海人间别一天,只容渔父钓苍烟。而今蜃起楼台处,亦有北来蕃汉船。

 

出海

二十一日夜,宿宋家林,泰州界。二十二日,出海洋,极目皆水,水外惟天,大哉观乎。

一团荡漾水晶盘,四畔青天作护栏。著我扁舟了无碍,分明便今混沦看。 

水天一色玉空明,便似乘槎上大清。我爱东坡海南句,兹游奇绝冠平生。

 

渔舟

二十八日,乘风行入通州海门界。午抛泊避朝,忽有十八舟,上风冉冉而来,疑为暴客。四船戒严,未几,交语而退。是役也,非应对足以御侮,即为鱼矣。危哉危哉!

一阵飞帆破碧烟,儿郎惊饵理弓弦。舟中自信娄师德,海上谁知鲁仲连?初谓悠扬真贼舰,后闻欸乃是渔船。人生漂泊多磨折,何日出林清昼眠。

 

扬子江

自通州至扬子江口,两潮可到。为避渚沙,及许浦顾诸从行者,故绕去出北海,然后渡扬子江。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使风

渺渺茫茫远愈微,乘风日影趁东归。半醒半困模糊处,一似醉中骑马飞。

 

过扬子江心

大海中一条,自扬子江直上淡者是。此乃长江尽处,横约百二十里。吾舟乘风过之,一时即咸水。

渺渺乘风出海门,一行淡到带潮浑。长江尽处还如此,何日岷山看发源。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